歷時8年,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終于在2020年11月15日正式簽署,這標志著當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經貿規模最大、最具發展潛力的自由貿易區正式啟航。


據悉,RCEP成員國包括東盟10國與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這15個成員國的總人口、經濟體量、貿易總額均占全球總量約30%。


商務部方面表示,RCEP自貿區的建成將為我國在新時期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新發展格局提供巨大助力。


為了進一步了解RCEP對世界、中國、行業甚至普通老百姓的影響,11月17日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二級巡視員、研究員胡江云,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貿易研究室副主任蘇慶義三位大咖走進新京報貝殼財經直播間,為觀眾進行全方位解讀。



新京報:印度沒有加入RCEP的原因是什么?對RCEP有何影響?后續是否還會加入?


張建平:印度其實是在日本和東盟的邀請下參與RCEP的,當時,東盟和印度也簽有一個“10+1”自由貿易協定,但比較起來就會發現,2012年提出整合5個“10+1” 倡議時,印度與東盟的貨物貿易自由化水平是最低的,也就是說,印度即便是與東盟談自由貿易協定,仍不敢過大開放,而東盟在工業制成品方面還弱于中日韓和澳新。


但RCEP作為21世紀高水平的自由貿易協定,客觀上要求在5個“10+1”的自由化水平上取最大公約數,而不是向最低水平看齊,所以,2013年我在公開的國際研討會上,就表達過擔心印度會掉隊RCEP。


原因是印度的效率較低,基礎設施改善較差,工業化發展程度仍處初級階段,這就意味著印度不太敢開放自己的制成品市場,希望保護國內工業。


另外,印度現在也面臨著非常嚴重的失業問題,印度有大量年輕勞動力,但由于缺乏制造業,無法提供大量的就業機會,在這種情況下,印度難以承受市場的高度開放。


最后,印度選擇暫時不加入RCEP,其他成員也表示理解,今后,我覺得RCEP仍對印度敞開大門,只要印度自己覺得能滿足RCEP開放市場的條件,還是可能再回來的。


蘇慶義:印度的退出客觀上加快了RCEP的談判和簽署進程。其實,締約方對印度一直持開放態度,締約方也發布了一個聲明,歡迎印度隨時回來,這一聲明也得到印度部長的確認。


另外,RCEP對印度的加入也開了綠燈,其他國家或經濟體想加入RCEP,要在生效后18個月才會開放,但對印度卻沒有這一限制,只要生效就可以接受印度加入。


不過,對于印度后續是否會加入RCEP,我認為無法持特別樂觀的態度,因為印度還是非常擔憂開放對本國制造業帶來的沖擊。


其實,在談判中關于印度提出的要求,有的要求RCEP也照顧到了,但印度方面仍有進一步訴求,如果其自身無法降低訴求,是很難加入RCEP的,畢竟談判是需要多方獲利和妥協的,如果一味對印度作出讓步,不利于實現多方共贏。另外,印度方面可能也要轉變對開放的態度。 


新京報:在當前中美貿易摩擦的背景下,簽署RCEP對中國和中美而言,有何意義? 


蘇慶義:根據我們團隊的模擬,在加入全球價值鏈后,RCEP必然能提升中國的經濟和福利,對締約方而言也是如此。 


今年,不僅有中美貿易摩擦,還有疫情的沖擊,世界整體產出罕見下滑,若RCEP能在明年生效,將極大提振世界經濟。


另外,RCEP的簽署也表明中國堅持推進貿易自由化,支持多邊貿易體系的態度,這與美國此前退出TPP形成明顯對比。


當然,亞太足夠大,我們希望無論是RCEP、CPTPP或者TPP,都互不排斥,能有一個比較開放的態度,最終形成合力,特別是中美之間合作很重要,畢竟只有中美合作,才能真正推動亞太自貿區前進。如果美國不合作,僅憑借其他國家的力量是很難達成的。


未來,如果美國政府能在推動貿易自由化方面做得更好,比如其若加入CPTPP雖然對中國不太有利,但其若能持開放態度,最終才會朝著亞太自貿區的目標邁進,這樣,對亞太地區、對整個世界經濟會有極大的提振。 


張建平:RCEP簽署之后,確實能讓中國在區域合作進程中更好地推進雙循環,更好地穩外貿、穩外資。


根據中國農業大學李春頂教授團隊的模擬,達成RCEP協定后,中國的社會福利將增加0.493%,GDP將增長0.304%,貿易提高7.28%,出口增長6.558%,進口增長8.099%。


在這個過程中,中國外貿會趨于均衡,對傳統的美國、歐美市場出口占比逐漸下降,對新興市場的比例卻趨于提升,未來,我國在RCEP區域內的貿易、投資比重都會進一步加大,這也將改變過去我國對單一市場、美國市場依賴程度較高的問題,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種狀態更有利于中國和美國之間去發展更加均衡的經貿關系。


在亞太地區,中方的態度一直是說太平洋足夠大,既能容下中美兩個大國,也能容下RCEP和CPTPP(美國退出TPP后,該協定改名為CPTPP),不過美國目前仍在CPTPP之外,若后續美國民主黨執政,可能會重新撿起奧巴馬政府的“遺產”,也就是要重新加入CPTPP。


如果說這時,中國沒有加入RCEP,又不在CPTPP中,就會遭受較大的貿易損失,但現在我們有了RCEP這個平臺,就有內部貿易的創造效應,可以對沖沒有加入CPTPP的負面影響。


將來,我們在亞太地區也愿意和美方共同合作,一方面,中美的經貿關系仍要在建設性的軌道上發展,另一方面,我們也非常希望美方能和亞太所有的合作伙伴共同推進亞太經濟合作和一體化。


新京報:我國和日本建立了自貿關系,這是我國首次和世界前十的經濟體簽署自貿協定,世界“老二”和“老三”聯手,這會產生多大合力?對中日雙方而言有何影響? 


蘇慶義:中日在RCEP框架下簽署自貿協定,對中國而言確實意義重大。其實,之前中國也簽署了不少FTA(自由貿易協定),但都是和一些小國家、小經濟體簽署的,這次和日本聯手,也意味著中國終于有了自己的巨型FTA,意義重大。


根據我的定義,世界上前四大經濟體美國、歐盟、中國、日本中,至少有2個經濟體參與的FTA就可以稱之為巨型FTA。


胡江云:首先,目前世界貿易投資保護主義盛行,特別是疫情以來,世界貿易投資保護主義變本加厲,若中國能與日本在某些領域展開合作,將有利于全球化,有利于WTO的生存和發展。


其次,中國、日本的GDP排名分別是世界第二、第三,日本有先進技術,中國則有廣大市場,此次中日能在RCEP框架范圍內進一步開放,有利于中國學習日本的先進技術,提高自身創新能力,這是非常重要的,畢竟不能關起門來搞創新的,閉門造車是無法適應市場的,但相應的,這也給中國產業結構調整帶來了壓力。華為企業抓住日本轉型機遇,雇用了日本當地半導體專業技術人才,提升了創新、研發能力和國際競爭力。


第三,中國有廣大的消費者、消費市場,通過降低關稅、非關稅壁壘,相互合作,那么,將會提高中國消費者的福利水平,消費者可以用更低的價格享受國外的優質服務,當然,這對日本而言也是互利互惠的。


第四,中日合作還有利于亞洲經濟和東亞經濟一體化,有利于推進兩國向貿易投資自由化方向發展,對WTO以及后續其他規則的建立都有很大作用。


最后,RCEP協定有很多新內容,比如說加入了WTO的便利化協議,RCEP委員會、審查機制、貿易投資爭端等也納入RCEP秩序協調當中,如果說中日在此基礎上再進行合作,后續的政策規劃也更有利于亞洲經濟一體化。


新京報:RCEP還在日韓間建立了新的自貿伙伴關系,這對中日韓三國產生哪些影響? 


張建平:2012年,中日韓啟動三邊自貿協定的談判,其實,東北亞經濟圈一直是我們翹首以待的,但簽署協定的難度確實存在。


比如日本、韓國對國內農產品市場的擔憂;中國很多企業和行業也感受到日韓在高端產業方面的競爭壓力,但是三國依然從提升東亞整體生產網絡、東北亞在全球的競爭力的戰略和市場視野出發,繼續推動談判。


應該說,到目前階段,中日韓都已成為RCEP的成員國,這為下一步中日韓自貿區談判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特別是在中、日和韓、日之間,過去是沒有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的,而RCEP相當于構建了中日韓自貿協定的基本性共識,包括在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知識產權、電子商務等多個領域。


下一步,中日韓自貿協定將朝著更高標準,在東亞地區更有引領和示范作用的方向邁進,我們也期待三國自貿協定能早一點到來。


當然,無論是RCEP還是中日韓自貿協定,對未來走向亞太自貿區都是非常關鍵的步驟和路徑,目前,RCEP這樣的巨型自貿區,事實上就已經朝著亞太自貿區的方向邁出了非??上驳囊徊?。


蘇慶義:中日韓三國本來也有FTA談判,但因歷史和政治原因并不是很順利,而在RCEP的框架下,中日韓簽訂FTA的水平不如中日韓三國的自貿協定,畢竟中日韓之間的經濟發展水平還是很高的。當然,中日韓之間也已經達成共識,要談RCEP Plus,在此基礎上繼續減讓關稅,大幅提升規則水平。


從經濟層面而言,中、日、韓是近鄰,所以有運輸成本較低的天然優勢,若能再降低關稅與非關稅壁壘,就能促進中日韓之間的經貿往來。


根據美加墨的經驗,中日韓之間的貿易遠遠沒有釋放到一個理想的狀態,也就是說,三國的貿易潛力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要釋放巨大潛力,三國之間肯定需要FTA的安排,整合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等,促進貨物、服務、資金的流動。因此,RCEP對中日韓三國意義還是很大的,也有助于中日韓自貿協定的后續談判。


新京報記者 潘亦純 編輯 陳莉 校對 李項玲